刘尚希:真正激活微观主体的活力 要多个政策相组合

时间:2019-03-07  点击次数:   

新京报:如何对待政府工作讲演中提及的有关减税降费措施?这一力度超过你的预期了吗?

“是税制改造的办法 注入的确定性、对预期的领导性更有效 ”

刘尚希:根据政府工作报告,制造业等行业的增值税税率能从16%降到13%,降的力度确实超乎我预感之外。只管咱们以前也设想过、设计过,然而没想到这次政府工作报告一下子能这么大幅度地降落增值税的税率,这可能也超出了社会上以及市场上很多人的预期。

“需要适度的财政扩张,但从目前看,当前的结构性问题并不能靠扩展就能解决了,不太多必要适度地利用支出扩大政策。”刘尚希说。

此次大幅度、超预期的减税降费,毫无疑难市场会有很正面的反应。以前大家始终在说,社会包袱太重了,这次一降就超越了预期,企业的获得感断定大大增加。以前减税主要是优惠政策,这次直接在税率上降,结合了增值税制度的完善,实际上是税制改革的一个重要举措。注入确切定性、对预期的引导性,要比以前的减税措施更有效,力度更大。

2019年,近2万亿元的减税降费“礼包”,力度空前。如何看待今年的减税措施及其带来的影响、如何实现减税成果的效应更大化、财政收入承压是否会带来危险?新京报就这些问题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

在刘尚希看来,大幅度地下降税率,是作为税制改革的措施,其注入的判断性、对预期的勾引性,要比以前的减税措施更有效。同时,要真正激活微观主体的活力,必须要多个政策相组合,才有可能实现更大的效应。比喻如果融资成本减不下来,很可能就会对消了减税降费的政策,所以要加快金融改革。

今年预期减税降费2万亿元,财政收入承压。不过,刘尚希认为,财政支出缺口是一个可控的缺口,不会“决口”,不会浮现大的危险。此外,财政赤字率较2018年提高0.2个百分点可能应付减税带来的收入缺口。